乐芙书家徐强的“寐叟”书风情愫-浙江金华未名画廊

作者:admin 2018-12-07 19:05:50 标签:
书家徐强的“寐叟”书风情愫-浙江金华未名画廊


昔日,随手翻阅《郑孝胥日记》,时隔两年之久的日记片段记录了郑孝胥对张裕钊书法态度的转变:
“共子培谈久之,观张廉卿楷字。余近始悟作字贵铺毫,于烂漫用意,而后能自成面目。张有大名,所书甚工,而绝不用此法,心不信之,究不能难也。子培出己书示余,乃殊有洒然之意。”(光绪十六年闰二月廿一日)


从以上言词可知,沈曾植喜欢张裕钊的书法,并极力推荐与郑,然郑当时并不以为然,更多是流露出对沈氏书法的崇拜。而郑的书法中年以后受张裕钊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这不难推测郑孝胥从开始不喜好张裕钊的字到后来书法受其影响,多半是沈曾植的功劳,郑在后两年的日记里记录了其态度的转变:



“张廉卿字则工矣,所谓得其工而遗其好,吾不知其佳处所在也。”(光绪十八年七月廿五日)


多年前钟芝清,随忠康老师学写字。有一天,在陈老师家里,听他自言自语道:“林剑丹老师说郑孝胥字写得好,这是为什么呢?”。这话像是追问自己,但又像是说给我们几个同学听。说者无意国公网,听者有心,凌宝儿我不知道当时在场其他几位同学有没有听进去,我倒是留意了。就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让我喜欢上了郑孝胥的字,自此以后,让我喜欢上“民国书风”。再到后来,经济稍有宽裕,就会收藏几张民国书家的字。因此,我收藏的第一张藏品就是郑孝胥的字,内容一直记得,写的是陆放翁的诗句:“手自扫除松菊径赵素影,身常枕籍老庄书”。



1999年,在津门求学,一位书友来信嘱托我:“你去了天津大城市,我偏居在小县城,能否帮我留意一下沈曾植的书迹资料上海裸拍门?”韩信拜将。我在不了解沈曾植为何人的情况下狂野天使,慢慢接触了其书法,并且也很快喜欢上沈氏书风。当然叶可儿,这与当时在临习钟繇小楷及北碑墓志也算是志趣相投。对沈氏书风的喜好,同班同学匪夷所思,以至于他们对我的审美偏好产生了严重的怀疑冲刺流星。几年后,同学来参加我的婚礼,把我手头上所有沈曾植书迹资料统统复印了一遍,而灿烂的笑容背后更多透露出来的是尴尬,算是“臭味相投”了。



近几年臭桂鱼的做法,沈寐叟书法的书籍有陆续出版。《海派书法---沈曾植卷》出版,我委托朋友购置一本。朋友还是不解,如此丑书也值得喜欢?但他比我那同学聪明,在帮我购买的同时,自己也备份了一本。后来,在他的书房里发现了他私自购置的一本,上面已经“墨痕累累”,乐芙追问之嗜血狂狮,他已面红耳赤,轻轻对我说:“最近对沈用功颇勤”。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一书友处获观字一张虎贲铁军,书似寐叟,落款“如元张弢”三角梨,甚是喜欢。就是这张字,让我心起涟漪,下定决心要与夫子“接头”更衣小夜。对传统人文精神的敬畏陈财明,使得我对张夫子“敬而远之”,先生博学多识,授业解惑青天衙门,观点新颖而受用。几年后秸熙,如元夫子带着我们成立了瓯澜社,期许我们“倾耳聆波澜顾城别恋,举目眺岖嵚”,从而“同声相应,同气相求”。




据说沈曾植喜欢在众人的“要喝”中书写大字,并且喝彩声越大,写得越精彩。我也觉得自己也好这一口,所以我在推测是不是沈曾植像我一样,也是一个平时沉默寡言而其实内心火热的人呢?
徐强 2018年3月18夜
于松堂南窗灯下





徐强 1979年10月出生于山东日照,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获书法创作方向研究生硕士学位。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省青年书协创作委员会副主任,浙江省书协创作委员会委员,全国70年代书家艺委会委员吉尔达皮鞋,温州市书协主席团成员绿茵全能王。
书法作品曾获: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一等奖、全国第二届青年书法篆刻展一等奖、浙江省第四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金奖、第八届全浙书法大展金奖等。



预告:“且坐喫茶”徐强禅茶书法小品展将于2018年3月25日--4月15日在金华未名画廊(市区鼓楼里34号)展出,敬请关注。
策划:汤彬斌
设计:陈天文
附:
金华未名画廊第30期翁志飞晋唐笔法班招生启事
金华未名画廊第六期徐强行草书法研习班招生启事
金华未名画廊第三期袁修广书法研习班招生简章
签名售书 【翁志飞实临解析经典法帖12种】
金华未名画廊 首期书法高考预备班 招生启事

下一篇:女人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