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班教育笔记书评A176:姹紫嫣红开遍,良辰美景共揽——读《良陈美锦·终章》-金色琴弦

作者:admin 2014-09-03 06:15:01 标签:
书评A176:姹紫嫣红开遍,良辰美景共揽——读《良陈美锦·终章》-金色琴弦

文/望月听雪 “闲话黄昏恨话秋,凭栏望断水空流。浊酒杯中深更浅,谁人织梦我织愁。浮生尽在为相思,才作情诗便怨词。鸾镜青丝终化雪,却道深宫泪尽时。”深宫多怨妇,“可怜红颜总薄命,最是无情帝王家。” 深宫内苑如此,高官大宅内亦如此,“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封建礼教的束缚下,男尊女卑的思想根深蒂固,女子往往无以立足,备受欺凌,一夫多妻制,造成众多妻妾争宠宅斗,谋略算计、血雨腥风在一间间深宅大院内上演。 “她是骄纵率真的顾家嫡女,却因错信血脉至亲,落得母亲早逝,弟弟被逐,骨肉离散的下场。他是户部尚书、东阁大学士,最终被至亲之人暗算致死。一朝梦醒,她重回豆蔻年华。命运弄人,他与她再结姻缘。” 顾锦朝,“容貌宛如最娇艳无双的海棠,却偏生穿着青莲白茶的素净,周身的气质沉静恬淡玉台碧,一种极致的对比,反倒是让人心中生痒。本该是华服饰金的娇颜,怎么要穿清淡至极的颜色?”这已是她重获新生之后的恬静安然的打扮了,前世里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令她痛不欲生,悔她前世的年少无知,忏她前世的刁蛮轻狂,错把仇人认作亲人,一步步落入她们的陷阱,终落得肝肠寸断、家毁人亡的凄惨境地。 “淡淡的阳光穿透梅树落在顾锦朝身上。她穿得素净,月牙白璎珞纹的缎袄,水碧色挑线裙,让绝艳的容色也显得格外平和恬淡,纤长素指在丝帛上轻轻挑动古畑任三郎,娴熟又优美。锦朝完成之后收针,淡淡道:‘看遍花无胜此花,剪云披雪蘸丹砂王晓业。开当青律二三月,破却长安千万家。’雪白的丝帛上仅有一朵淡红的牡丹,花瓣层层叠叠,红色由浅到无,中心一点蕊色嫩黄,宛如真的盛开在丝帛之上,优雅而灵动。”这一世的她,技艺超绝的蜀绣令众人惊叹,温婉如水却步步为营,提防着前世的命运重演,游走在阴谋算计里,可谓踏破荆棘,款款而来,足踏利刃却轻舞飞扬,灼灼风华难掩,引得少年们“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叶限,长兴侯家的长子肥城房产网,“身穿天青色玄纹直裰的少年人,直裰用的是暗绣,能看到隐隐浮动的银色刺绣脊骨土豆汤,身量清瘦修长,一张脸却比女子还美蔡万才,面如冠玉,唇红齿白,头上簪着竹节纹玉簪,背手静立,寒风吹起他的衣袂腰带,四周又应有寒梅暗香浮动,一时间风姿无双。”殊不知这样风流倜傥的人物,在锦朝前世的记忆里,却是杀伐果决,偏爱用刑的酷吏,惨绝人寰的刑法在他眼里却是一道惬意的享乐。因此锦朝当然敬而远之,未料到这便正是应了那般欲擒故纵之技,直教他愈加心怡这个“名”声在外却名不副实的女子,直直落入了眼底心间,一段恩怨情仇油然而生。 陈玄青,陈家七公子,五官清秀隽雅,眉眼好像是用水墨画描出的。好似深山云雾缭绕中长出的青竹,宁静致远,超凡脱俗。 陈彦允,陈三爷,字九衡,号竹山,穿蓝灰色直裰,披着玄青色羽绉面鹤敞,腰上配了一块和田墨玉坠儿。高大挺拔,背手而立,极其俊朗的长相,甚至带了几分儒雅,这种儒雅连年岁都模糊了。脸上带着一种微微的笑容,温和的目光落在顾锦朝身上,仿佛洞悉一切的目光灼灼,直看到她心底深处去一般,心思便无所遁形了。 前世里瑞哈娜,顾锦朝与叶限素未谋面,只是后来叶限的权倾朝野、只手遮天,以及叶限之父长兴侯被冠以谋逆大罪,直接被睿亲王斩杀于宫门外,这是众所周知的大事件。此生,顾锦朝带着前世的记忆,运筹帷幄,将脑海中的记忆琢磨出一个惊天阴谋,提前预警叶限。叶限在千钧一发之际北岛三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计就计,淡定从容地扭转了局势,斩杀睿亲王,将自己师傅的真面目揭露并狠心射杀,一了百了,以绝后患。顾锦朝因此有恩于叶限乃至其全族,叶限终生默默守护着锦朝。 前世里,顾锦朝痴恋于陈玄青,少女懵懂执着之心,覆水难收,求而不得,以至于嫁给陈玄青的父亲陈三爷,为的只是能见到他。可陈玄青厌烦其不学无术、跋扈嚣张的性格,对自己的痴缠不胜其扰,且伤风败俗,对其冷面冷心、冷言冷语。锦朝,枯灯残火,郁郁而终。“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然而番外里最终写到,前生里锦朝死后,陈玄青竟然将她挫骨扬灰,期待着她不得超生,待自己也死的时候,抓着她的魂魄去轮回,真的是一段孽缘。马子跃在厌烦之后,习惯了围绕着自己的身影,失去之后,才真正觉得锥心刺骨,原来他已然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今生,锦朝再也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女,对陈玄青已然心如死灰。而陈玄青竟然对这个性情大变的女子动了心中班教育笔记,看到了前世里看不到的好,仅仅是她勘破红尘泰然处之而已。其实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历尽沧桑变得沉稳睿智而已光山二高,原本的灵动跳脱和聪慧绝伦并未改变。“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幽梦初醒,却道浮华流年,乱了心神。繁华落尽,只求一世从容,断了情丝。深宅高墙之内,看似净水无波,实则暗潮汹涌。今生归来,当年种种痴缠爱恨,再回首早已心若止水。她步步谨慎董建昌,只求母长寿,弟恭顺,谋一世安平。却不想命运弄人,恨已逝,爱重来。”“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终有人要用这一世的“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去换下一世的“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落花已作风前舞,流水依旧只东去。” 前世里,顾锦朝对陈三爷几乎没有什么印象,哪怕是几载为人妇。今生,终于抛开前世的执拗,看清了真正疼爱自己的夫君。初相见,于一幅字画讲起。墙上悬挂着一幅画,群山连绵,江流东去,大气磅礴,旁边一行题字“一览众山小”,用的是读书人常用的台阁体,工整有力,浑然大气,明显是练了几十年的笔下功夫了。锦朝看后轻声道“画虽大气,但这种‘会当凌绝顶’的气魄,若是放在普通读书人身上,显得太虚浮了,还不如一幅墨竹图来得清雅。”未曾想此话已入了陈三爷之耳。纪家大爷带着陈三爷正走到身后,锦朝感觉出异样,仔细再瞧那幅登高图,题字下一个红印,刻的是竹山居士,这幅画是陈彦允所作。之后的结婚、生子,相濡以沫、举案齐眉的美满生活,终是来之不易的,因为经过了前世的大彻大悟,原来爱就在身边,却去求那虚无缥缈的别样情怀。“前尘旧梦,两世痴缠,谱一曲情深。繁华三千,袖手天下,许一世长安。唯盼今生如愿,一世缱绻,白首不离。前世她骄纵肆意,负他甚多原梓霏,今生归来,他与她再结前缘。这一世,定不负相思意,唯愿与君相随,一世安平。从此与君执手,三生石畔,死生契阔。” 故事里有“朝堂之上,波诡云谲,暗潮涌动”,有“宅门深院,血雨腥风,暗藏杀机”,“朝堂内宅风波再起,权倾朝野的他机关算清末英雄尽,只为护她周全。为让他避开前世悲剧,她步步为营,小心安排,终与他将所有威胁扼杀。”顾锦朝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满了睿智美艳,由内而外泛滥开来,一发不可收拾。“黄苞初绽,谁向江头寄。天赋与清香,笑红颜、呈妖逞媚。低垂花面,不与众争妍,春尚未。先群卉。独禀中央气。何须施巧,点缀芳丛里。只恐暗寻香,误峰儿、归来故垒。玉纤攀处,金钏色相宜,朔风寒,空雪坠。痛赏休辞醉。”
前世里“风住尘香花已尽”,今生却“物是人非事事休”,载不动许多愁。“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