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鸽网赛事直播二十七岁姑娘嫁七十二岁老汉,生个儿子乱套了!-最爱小说网

作者:admin 2015-11-15 13:33:31 标签:
二十七岁姑娘嫁七十二岁老汉,生个儿子乱套了!-最爱小说网


从浴室里出来,舒婉直接坐在宽大的席梦思床上,一向冷静自持的她有些紧张,她知道那个付钱的中年男人这会一定透过隐藏的摄像头在观看。
拉了拉身上近乎透明的睡衣,她知道那个男人很快就会出现在这里,在来这里之前,妈咪特意让她看了一整天的教育片,那种赤果果的外国片子。
看得时候,她很冷静,甚至有些嘲讽,但是现在,她却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门开了,一个出乎她意料的年青男子出现了,真的很年轻,而且他还很帅,舒婉看着男子愣愣的站在门边,眉头像是打结了似的,心里顿时就没底了。
“你还好吗?”舒婉走上前,欲扶男子,男子却一手将她推开了。
“女人,你确定你能挑起我的兴趣吗?”帅气的男人轻薄的冷笑。
“只要你是男人,我就能挑食害处多。”舒婉很想夺门而逃,但是她需要那一百万,她必须忍,必须尽快的与这男人办事,然后才能拿到那一百万。
“哦,就用你这张嘴吗?”男人依旧不屑的嘲讽。扶着男子的手攀上了男子的脖子,他好高,舒婉要踮起脚尖才能亲到他的唇。在今天之前,她连亲吻都不知道,她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就这样也想勾引男人,让我来告诉你,如何才能让男人兴奋。”男人一掌掀了出去,她跌坐在床上,舒婉还没坐起,男人就盛气的压了下来,她想推开,但是眼睛看到天花板上那闪着光的一点,猛然惊醒。有人在看,她必须认真的演完这出‘戏’。
“告诉我浮尘层,老头子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的,你现在就滚。”男人亲她的同时在她唇边冷冷道。舒婉怔了下,多好啊,双倍就是二百万,但是她也是有原则的人,既然签了协议,那么她就必须做完。你是在扮家家吗?她直接用吻回答了他,出再多的钱也没用,温逸斐有些恼火,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不同意,他绝对不会碰不干净的女人,绝不。可是这女人此时却像八爪鱼一样双手双脚将他缠住了,他根本起不了身。
“女人,你……”好不容易抬起头,但是身下的女人又‘不要脸’的将他的头抱住了,并且倾身咬他。
“女人,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吻?”他有些恼了,亲吻不是咬人,可是这个笨女人,除了咬之外,好像什么也不会。是她故意装的,还是老头子花大价钱买来的未成年少女?不过,不管了,既然她非要做完,那他就成全她。这句话很伤人,可是却是事实,舒婉真的不知道什么才算吻。
“笨女人,今晚就让我来教你什么是吻。”
温逸斐恼怒的侵入她的唇中,带着怒气,在她口中点燃了火。舒婉呆呆的,眼睛睁得很大,她有点意外,有点手足无措,这就是吻吗?有点痛,不是说第一次XO才会痛吗?第一次接吻也会?
“笨女人,闭上你的眼。”看着那双迷茫的大眼,温逸斐心头的那股火,竟奇迹似的降了,他根本没感觉到自己的声音竟然还带着少许的溺爱的味道。
舒婉听话的闭上了眼,既然这男人什么都知道,那就让她来主导好了,省得她这个菜鸟让她笑话。
温逸斐见女人听话的闭上了眼,有点愕然,这么乖,这么听话,看来老头子出的价钱不便宜。
舒婉开始的时候,脑中努力的回想着白天看过的教育片,可是到后来,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能跟着他的感觉走,感觉他的亲吻,感觉他的身体,脑中一片空白。
当他和她融为一体的时候,舒婉有种想将人踹开的冲动,这比刚才的他咬她时更痛,可是眼睛偏偏又对上了天花板上的亮眼,她忍下了。
轻咬着唇,沉默的看着身上的男人,只要一切结束,她就能拿到一百万了。妈妈还在医院里等着她,她一定得忍着。温逸斐感觉到身下女人的异样,粗鲁的动作停下了,有点意外。
“这是你的第一次?”心口一痛,舒婉别开了脸,是不是第一次对她来说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妈妈的命。温逸斐见她别开头,竟有点心疼,很自然的就放慢了速度,等到舒婉不再那么僵硬。
舒婉不舒服的微蹙眉,觉得很可悲,如果在半年前,她绝对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任陌生男人欺负。可是现在,她却为了那肮脏的金钱出卖了自己。恨早已深入了骨骼,她恨那个给予她生命的男人,她恨与那个男人有关的一切,是她害了他们母女。
温逸斐不悦的看着身下那张冷漠,甚至带着厌恶与仇恨的脸,心中火焰一下子窜起,她竟然像木偶一样,一动不动,可恨。
明明是她在这等他的,他再也不顾她的感觉,近乎暴戾的动作,舒婉痛的小手紧抓着床单。舒婉不敢看男人,怕触怒他,虽然他不是金主,但是若没将他侍候好,金主那肯定不会给钱的。
看着小手紧揪着床单,温逸斐的火气更甚,他到要看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随着温逸斐的动作加剧,舒婉不由配合着,她发现这样似乎没有那么痛了,她也不再委屈自己,让自己完全沉沦。
完事了吗?那她现在是不是可以起身回家了。舒婉想推开身上的男人,可是感觉浑身无力,只能闭上眼,静待体力恢复。
温逸斐感觉到女人的顺从,同时也感觉到了她的冷漠,她想离开的念头清晰的传入脑中。就这样让她走吗?
温逸斐心中有团火,这女人可是老头子花了钱,既然如此,他为何不多用几次,反正价钱都是一样的。他应该厌恶这个女人的,可是她却散发着该死的幽香。就像是一剂媚药,温逸斐感觉自己再次恢复了活力。
“啊,你!”舒婉的力气还没未恢复,这时她才想起,刚才男人完事后并没有离开她。这么久,他难道一直在停留?她被这个事实吓坏了,他们交易完成了,为什么他,他又在动。舒婉的脸刷的一下白了,她感觉到男人似乎比刚才更兴奋。
“我们不是已经,做完了吗?”舒婉忍着异样,不悦的向男人道。
“那只是你的认为,我想老头子买的应该不只是一次吧,那么今天晚上只要我想,十次,二十次,你都不能拒绝。”温逸斐邪气的笑,他看得出她迫切的想离开,他便不如她的愿,今天晚上,她都别想离开。
“不要,放开我,我们已经做过了,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了……”舒婉推拒着身上的男人,想将他甩开,却没想到因为她的动作,两人贴得更紧密,没有一丝一毫的空隙。
“你现在走也可以,但是一毛钱你都拿不到。”温逸斐邪恶道。
“你们不可以这么不讲信用……”舒婉挣扎的动作停止了。她需要钱,她迫切的需要钱,妈妈还躺在病床上,忍,她要忍到拿到钱为止。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舒婉被折腾的腰酸腿痛,火辣辣的痛,她在脑中哀悼,如果真的到天亮,恐怕她会死在这张床上。她已经记不清这是多少次了,她更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只知道自己像是在天堂与地狱间穿枝。
她无神地望着天花板上的小亮点,当酸痛取代快乐之时,男人终于离开,起身走向浴室。
舒婉想赶紧去医院,她知道妈妈一定比她更痛飘信,她想尽快的看到妈妈,可是身体却像不是自己的,根本不听使唤。她好不容易撑着坐起,酸痛却让她又倒了下去,她闭上眼,泪水自眼角落下。
快速的抹出眼泪,她早不相信眼泪了,她不能哭,咬着牙,强忍着身上的酸痛,抓起事先放整齐的衣服,舒婉顾不得身上的酸痛,抓起一旁边的衣服,以尽可能快的速度穿上。
浴室里的男人随时有可能出来,她怕再被压回床上,更想早一点看到妈妈。扶着门,朝门的方向移动。有些意外,她出来的时候,中年男人竟然已经在那里等他,而且一脸的笑意。
“舒小姐,这是支票,你收好。”男人将支票递给舒婉道。
“这不是我们说好的数目。”看着支票的应该是零的位置变成了五,舒婉不解的问。
“老爷说你表现不错,而且少爷今天有点过了,这五十万即是对你的奖励,也是对你的补偿。”中年男人微笑着道。舒婉没再说话家有憨妻,拿着支票朝外面走。
“舒小姐,你要去哪里,我可以送你。”中年男人或许是看她的一瘸一拐的,李亚倩有些过意不去,竟出声道。
“谢谢,现在几点了?我想先去医院。”舒婉没理由拒绝,现在每走一步,身体的酸痛就让她想诅咒那个男人,可是,都已经卖了,还要那可笑的自尊做什么,现在她只想早一点看见妈妈,只希望妈妈早一点做手术。
“好的,舒小姐请上车。”男人点首温和的道。车子很快就离开了这片高级住宅区,舒婉躺在后座,脑中一片空白。如果半年前,有人告诉她,有一天她会为了肮脏的金钱出卖自己乃至灵魂,她一定会冷笑。
可是今天,她真的将自己卖了,一百五十万,她应该感激金主的大方。这一百五十万,不但能让妈妈身体康复,还能让他们母女暂时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她甚至能安心的上完大学,然后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与母亲。
想到病床上的母亲,舒婉的心再次抽痛,母亲虽然不是豪门千金,但也是小家碧玉拉加贝尔,当年不顾家人的反对一心嫁给那个她应该叫爸爸的男人,可是最终换来的却是被抛弃的命运,男人,她恨这种动物。
车子在仁爱医院前停下,舒婉说了声谢谢,拿着支票向值班室走去。现在离天亮还有一会,离医生上班的时间更还有好几个小时,她不敢奢望这个时候‘白衣天使’会为妈妈做手术,她只希望妈妈能为她而坚强,只要过了今天,明天就会是美好的。
“快,1309号病房病人病危,家属呢?”住院部今天同前些天有些不一样,忙忙碌碌的,好像发生了什么事。舒婉心没来由的抽痛,她顾不得疼痛,只是凭着感觉跑向妈妈的病房。
“医生,我妈怎么了?我妈怎么了?”进到病房,看到小小的病房里挤满了医生,舒婉的心一下子就碎成了无数片。
“小婉、小……婉……”听到妈妈微弱的声音,舒婉猛力推开挤在床前的医生,扑到妈妈床前。
“妈,妈,我在这,小婉在这……”舒婉抓着妈妈的手,在脸上摩擦,任由眼泪倾泄。
“妈……妈对不起你……没能……好……好照顾你……答应妈……妈走了后,小婉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妈妈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即使被病痛折磨的憔悴不堪,她仍然是优雅的妈妈。
“不……妈,你一定会好的,妈妈说过要一直陪着小婉的,没有妈妈,小婉什么都不会,妈、你不会有事的姚皓焱,我们有钱了,你看,我们有钱了,现在就让医院安排手术。”舒婉将支票塞在妈妈手中
“你去找他,小婉,你为了妈妈去找他了,妈妈……对不起你……”看着妈妈的眼泪,舒婉的心破了一个洞,她是去找过那个应该唤‘爸爸’的男人,可是他说没有那么多钱。
“妈,你一定要撑下去,爸……爸爸说等你病好了,就给我们买新房,他说手术的时候,他会来看你的,妈,你一定不能有事……”
“小婉,回到你爸身边,你一定要答应妈妈……”妈妈的手用力捏着小婉,她真想答应,可是不是她想就可以的,即便如此,舒婉还是用力的点首。
“妈妈……妈妈可以放心的走……了……”
“妈……”感觉到妈妈的手无力垂下,舒婉嘶吼着。
“妈,我们有钱了,我们马上就可以手术了,妈,你醒醒,你醒醒啊……”
“病人的生命指数是零。”医生上前做着最后的检查。
“妈,你不能丢下我,你不能丢下我,你不能扔下小婉不管……”舒婉爬上床,将妈妈抱在怀中呢喃。
“舒小姐,你母亲已经走了,请节哀,尽快帮你母亲准备后事吧。”医生,护士看着忍不住别开头拭泪。
小婉的妈妈住进医院已经半年了,这半年来白甲军,母女两人的感情好的让医院里所有做妈妈的都嫉妒。
舒婉每天放学就会带着自己做的饭菜来看妈妈,每晚九点准时回家,周末的时候都会一整天陪在医院里,虽然她才十八岁,但是她的懂事,她的贴心,让所有没生女儿的妈妈都恨不得能有这样一个女儿。
医生们默默的离开了,将病房留给了舒婉母女做最后的独处。接下来的就是要通知家属,但是自从何女士入院以来,除了她这个才成年的女儿就再也没有别人来过。不得已,医生们将她的情况报告了院长。
今天是妈妈离开舒婉的第三天,舒婉抱着妈妈的骨灰回到了这几年母女租住的小屋,走至门前,看到门是打开的,舒婉并没有太在意。
反正家里什么都没有,就算小偷来了,估计也没什么能拿的,关没关门,真的没什么。
“小婉,你回来了。”小婉的脚刚移至门边,屋里就传出一道她这辈子都忘不了声音。
一周前,当医生告诉她,有了适合妈妈的肾,要她准备钱的时候得仕卡,她去求过他,她甚至给他跪过,但是他却一句没有就将他打发了。
“滚出我们的房子。”舒婉走进屋内,将母亲的骨灰盒放在桌上,指着门的方向,对男人冷漠道。
“小婉,你母亲的事我很难过,并不是我不愿意出钱,而是我真的没有……”
“滚,我不想再说第三遍。”妈妈已经不在了,而他就是那个害死妈妈的凶手,她不会原谅他的,永远都不会。
“小婉,跟我回家吧。”男人有些愧疚,走向小婉,伸出手道。
“舒先生,请你立即离开,否则我会告你擅闯民宅。”舒婉漠然道。家,早在十年前他们母女被赶出来的时候王依梓,那里便不再是她的家了。
“小婉,你妈妈不在了,现在我是你的法定监护人,你必须同我回去。”男人有些不悦道。
“监护人?舒先生你在说笑吧,你觉得你能胜任监护人吗乜野系恋爱?你知道我一年要花多少钱吗?你有钱养我吗?”舒婉仰首看着男人,虽然她喊了他十年的爸爸,但是他却没尽过做爸爸的义务。
“小婉,你妈妈的死,我真的很抱歉,如果我知道她病的这么重,我一定会想办法筹钱的,但是……”
“我再最后说一次,请你立即离开,我妈已经走了,如果你还有良心的话,别再破坏你在我妈心中的‘伟大’形象。”舒婉说着转过身,抱起刚放下的骨灰盒,往里面的卧室走去。
男人看着舒婉,竟然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放下了一叠钱在桌上,然后好似逃命似的,离开了这间令他窒息的小屋。舒婉出来的时候,看着桌上那叠钱一声冷笑。
一周前,如果他肯拿出五十万,那么今天他来这,她一定会笑着叫他一声爸,但是他没有。确切的说,自从七年前她与妈妈被赶出那栋豪宅后,他便没给过一分钱,今天,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监护人,舒婉又是一声冷笑。是啊,三个月前,她才在医院里与妈妈一起过的十八岁生日,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说,她已经不需要监护人了。将钱拿起,她飞快的追了出去,可是出来的时候,男人的车子已经开出来了。
舒婉张开双臂往车前一站,一阵刺耳的急煞车。幸好刚开出来,速度并不快,要不以舒婉的动作,只怕已经去陪她妈了。
“小婉,你疯了,爸爸要是快一点,你就没命了。”男人打开车窗朝小婉怒道。小婉走上前,将那撂钱从打开的车窗往里一扔。
“拿走你的钱,留着给你自己买副棺材吧。”小婉知道自己这叫不孝,她知道在古代会被人说遭天打雷劈的,但是她恨这个男人,恨到了极至,如果不是他,妈妈不会死的。
当初追妈妈的时候,嘴比蜜甜,说得比什么都好听,可是最后呢,还不是抛弃弃子。他们母女被赶出大宅的理由很可笑,就是因为她妈不能生了,他们是有钱人,不能没有儿子继承家产。
这些他们都认了,但是千不该,万不该,他不应该在那天带着那个女人回去,更不该带着那两个野种。
那年小婉十岁,但是那两个野种看上去比她小不了多少,这就证明,这男人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小婉永远记得妈妈哭得多伤心,这辈子,估计那一天是妈妈最痛的一天,那个趾高气扬的女人,一手牵儿,一手牵女,在他们面前步入豪宅。
也因为这件事,妈妈拒绝了他们的‘施舍’离开舒家的这六年多,妈妈都用她那双手赚钱来养活母女二人,若不是因为生活拮据,妈妈的病也不至于拖到这么晚,她恨……
扔出钱后,她没有再看那男人,从这一刻起,他们彻底的断了关系,虽然现在她不能去改,但是等到十八岁,她一定改了这个舒姓。
“小婉,舒婉你给我站住。”男人似乎被惹怒了,拉开车门,追向小婉。小婉并没有回首,她们没有任何关系了,他只是路人甲,他们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
“死丫头,你给我站住。”男人上前拽着小婉的胳膊一扯,小婉虽然没有摔倒,但是身体却旋转了一圈,她有些头晕。
“啪”在舒婉还没站稳的时候,男人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得她眼冒金花。
“你打我,你竟然打我?你有什么资格打我?”小婉手扶着脸,黑如星辰的眸子里,是深不见底的恨,一个没管过她,没养过她的男人,凭什么打她。
“你是我女儿,我就有资格,舒婉,你给我听着,你现在立即收拾一下跟我走有钱先生。”舒振辉怒道。
是,他是亏欠他们母女,但是也用不着她来教训他,他给了她生命,她怎么可以用这种眼神看他。
“舒振辉,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从七年前就没有了,今天这一巴掌就当偿还你把我生下来的情,从现在开始,我永远不想见到你。”没有眼泪,没有亲情,有的只有深不见底的恨,舒婉松开手,脸上是清晰的指印,她冷漠的转身,在舒振辉的注视下走向了租来的小屋。
舒振辉呆呆的站着,惊愕的看着不像女儿的舒婉中国鸽网赛事直播,那是孤傲,冷漠的背影,她的单薄让他心痛加剧。那是他的女儿,他曾经最爱的女儿,那个温柔,可爱的小婉儿,她怎么变成了这样?看着那单薄的背影走进屋里,他缓缓的闭上眼,胸口一阵疼痛,眼前一黑,他栽倒在地。
“妈,对不起,我不能同那个男人离去,就算是死,我也不要再回到那栋没有人性的屋子。”舒婉靠在床上,手里抱着妈妈的骨灰盒,双眼无神的低喃。她不会再哭了,她答应了妈妈要坚强的,从今天开始,她决不会再留一滴眼泪虫界战争2。可是现在那个男人成了她的监护人,她必须得离开这里。
三天了,她好像既没有吃饭也没有洗澡,低首闻了闻,身上似乎还有那男人的味道,蹙起眉,她找了几件衣服进了小小的浴室。抬首看着洗漱台前的镜子,镜中女人麻木的眼神,令舒婉心口疼痛加剧。
左脸的脸颊上有着清晰的四个指印,他下手可真狠,如果不是怕触犯法律,她想那个男人根本会杀了她。
对着镜中冷笑,总有一天她会让他得到报应的,如果上天不惩罚他,那她就代替上天来惩罚她,对着镜子,将身上的脏衣服脱下,在肌肤露出的那一瞬间,她被身上大小不一的青痕吓坏了。
好像有人在抢夺她的氧气,感觉身体有些软,她顺着洗漱台缓缓的滑下,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她却没有一点凉意。虽然她装作很坚强,但心里还是说不出的难受。
曾经,她也有自己的美好梦想。纯洁的第一次不是给自己所爱的人,而是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她后悔吗?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一百五十万,她将自己彻头彻尾的卖了,可是却没能挽回妈妈的命。
三天了,失去妈妈的痛覆盖了身体的疼痛,现在查建英,所有的知觉都回来了。她曲膝靠坐着,双臂环抱着双膝,心里有些屈辱。本以为自己的第一次能换回妈妈的健康,却没想到,除了失去妈妈,失去美好的童贞,她什么也没有得到。
坐在地上,脑中尽是那个男人狂野的掠夺,那张帅气的脸孔在她脑中变得更加清晰,可是她却无法去恨他。他给了她钱,她出卖了她自己,银货两讫杨二珠,谁也不欠谁的。在地上大约坐了半个小时,情绪平复后,她才起身,冲了个热水澡。
出来后,将东西整理了一下,用纸箱装好,她决定今天就搬离这里,虽然那一百五十万没能救活妈妈,但是至少能让她读完大学,她不能让妈妈失望,除了跟那男人走,她都会遵守与妈妈的约定。
将东西整理好后,本想立即离开的,但是抬起头的时候,一阵晕眩,四肢无力。扶着门到床上躺下,之后竟迷迷糊糊的睡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猎人mm,只是胃痛得难受,醒来的时候,四下看了看,黑漆漆的,好像是晚上了。晃着身子去小饭馆,吃饭的时候,所有人都看着她,她真的饿坏了,一口气竟然吃了五大碗面。但是她依旧旁若无人的吃。
之后她没有立即回家,找了一间网吧,她需要找房子。天亮的时候,她已经确定了要找的房子,离开网吧后,她直接去看房子,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终于看好了,在学校附近,而且租金也不贵。
一直到晚上,她才将所有的东西搬进小屋。本来还需要添置一些日常用品,但是太累了爱x无限大,将床收拾出来后,倒床上便睡了。
第二天,开始收拾整理自己的小窝,之后就是回到学校,虽然半年前办了休学,但是她相信只要努力还是能跟上的。幸好在接这单生意的时候,她就同时辞了夜总会的工作,接下来只要安心的学习就好。
新学期开学后没多久,她的身体好像出现了些情况。她似乎感觉到身体里多了点什么,晚上睡觉的时候,她将手贴在肚子上,竟然能感觉到肚子里有东西在动。
她吓坏了,隐隐觉得肚子里好像多了个小生命,虽然很努力的想,但是她却想不起,上一次经期是什么时候来的。
虽然有些害怕,但是舒婉并不是鸵鸟,她决定去医院做个检查。周末,舒婉转了好几次车,才到另一个区的小医院做了检查,她怕被同学看见,更怕被老师知道。当拿着那偷检验单,当医生说她怀孕已经十一周时,她脑中一片空白......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