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植树节事!(说的真好) 心-每日晚安心语

作者:admin 2018-07-16 22:03:49 标签:
事!(说的真好) 心-每日晚安心语


总有那么一瞬间,
不想说话,不想思考,
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忧伤,
讲不明白的难过,
不想告诉别人,不想四处倾诉,
只想一个人安静的待会。

不是我们矫情,也不是我们脆弱,
而是生活的琐事太多,肩上的责任太重,
时间长了,心中积郁了不少情绪,
想找一个出口,清理干净。

很想把所有的心事说出,
可是千言万语该从何说起?
很想找个人好好的倾诉,
可是谁又能理解我的难处。
不想说,说了没人懂,
又想说,不说太难受。

手机里有一大堆联系电话,
微信里有一大群朋友知己,
翻来翻去,却不知道该联系哪一位?
这个社会,看笑话的人多,伸援手的人少,
面对善意的人,说了只是一时安慰,
面对恶意的人,说了将是一份窃喜中国植树节。
寻寻觅觅,真正懂你的人,也只有自己而已。

每个人都有心事,
藏在心里,是自己的秘密,
大部分人不会把心事讲出来,
因为没有人经历过你的事情,
就不会心疼你受过的委屈,
就不会懂得你有过的艰辛。

人和人之间,没有那么多的感同身受,
你的心事你自己知道就行,没必要告诉别人。
别人永远不会站在你的角度,体谅你的难处。
你的心事,你懂,你的眼泪,你疼,
总有一天,你会靠自己应付自如,
再大的打击,你能承受,
再多的心事,也能消除。
















天昏暗的像要拧出水来,只肆虐着风,却倔强的不肯落下一滴雨。
一个身影消瘦的女孩,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光着脚在天台上跳舞。风吹着她的长裙,时而紧贴在腿上,时而被掀起。
她是在跳舞,很认真的跳舞。只是这地方选的有些令人担忧。
“安暖,你下来。”身后一个少年声音响起。好看的剑眉微蹙,伸手想要去抓,却又不敢靠前。生怕自己做出什么举动会刺激到已经渐渐靠近天台边缘的女孩。怕她一时想不开会将舞蹈变作飞翔。
乔安暖没做声,看也不看身后的少年一眼。她不过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级,明明应该是最美好的样子,眉眼中却带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沧桑。素淡的脸有些苍白,嘴唇却涂的艳红。嘴里哼着曲调,自顾自的舞蹈着。
“乔安暖,你听到没有,给我下来。”身后少年有些急,穿着牛仔裤的腿微微有些抖。他小心翼翼的迈步上前,嘴里安抚着:“乖,安暖最乖了。”
乔安暖停下舞步,脚跟已经站在楼顶边缘。歪着脑袋的样子明明应该很可爱才对,可是在这昏暗又阴沉的楼顶,只让人觉得她单薄的像秋天树上垂落的黄叶。
“何倪,你会娶我对不对?”女孩终于开口,声音清亮动听。
“你先下来。”何倪朝乔安暖伸出手。
“会不会?”乔安暖往后退了一步,半只脚已经踩空。就算不用人推,这单薄瘦弱的小身板儿,风一吹就会飘落下去。
何倪惊的不行,拳头紧攥,牙齿都有些发抖:“安暖,你不要……”他咽了口唾沫,闭着眼睛深呼吸一口气,调整自己的情绪。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原本站在面前的女孩,却不见踪影。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为什么不见踪影。
何倪发了疯一样的跑向天台边缘,那抹白色的身影,就像是飞不过沧海的蝴蝶,疲惫又轻盈的从楼顶飘落下去。
乔安暖仰着身子,任由自己下坠。看着楼顶那个少年渐行渐远,纠结的眉,好看的唇。慢慢变得模糊。她安心的笑了:何倪,这样你就不会忘记我了吧。
久违的粉碎感并没有袭来九星破天,有的只是干裂到有些疼的唇,和不太舒服的心脏。
这个梦啊,断断续续做了这么多次了。每一次醒来都像劫后余生。明明梦里悲哀又绝望的感觉那么强烈,李建群睁开眼睛之后,又因为虚惊一场而松了一口气。
她摸起床头的手机,翻找出何倪的号码拨了过去,慵懒的闭着眼睛纸玄网,将手机放在耳边,虚扶着。
电话还没响的,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礼貌又生疏的说:“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乔安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上午十点多了,何倪还没起床?平日里他也没有关手机的习惯,今天这是怎么了。
心里略微有一丝慌乱,从床上坐起身来。
呆愣了许久,才终于下床去洗漱。
吃过午饭,乔安暖收拾房间洗完衣服,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事儿。摸起手机又给何倪打了一个电话,仍是无法接通。
门外传来一阵咣咣咣的砸门声现代豪侠传,乔安暖走过去拉开房门,一个高瘦的男生站在门口。
乔安暖的青葱岁月里,除了打记事起就喜欢的何倪,另外一个最重要的人就是站在门口的这个男生了。
如果说何倪像太阳,在乔安暖这不太灿烂的生命中发光发亮,温暖着,照耀着,让乔安暖有目标,有奔头。那于深海无疑是围着乔安暖公转的月亮,在她情绪起落的时候,在最黑暗无望的时候,静默无声的陪伴着。
看见乔安暖手里还拿着手机,于深海开口声音有些急:“何倪联系你了没?”
乔安暖脸色有些不好看,摇了摇头,担忧的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他失踪了。”
客厅里,沙发上。
乔安暖听于深海说,何倪昨天晚上跟他一起喝了酒,说了很多奇怪的话。两人散场之后各回各家。只是后来,于深海发现何倪租房的钥匙还在他手里,便给何倪打电话。当时何倪手机无法接通,于深海以为他手机没电,就直接打车送了过去。
他拿钥匙打开出租屋的房门,在家里等。窝在沙发上睡了一晚,都没有见何倪回去。
今天早上天一亮,门外进来一对情侣,把于深海吓了一跳,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有钥匙开门。问过之后才知道,原来何倪三天前就不在这里住,房东又把房子租出去了。
于深海联系不上何倪,第一个来找的人就是乔安暖。
听完于深海的话,乔安暖脸色难看。
“他没有跟你说什么吗?”于深海问。
乔安暖摇了摇头。
“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于深海攥了攥拳头,心中有些后悔,他不该这么急着来找乔安暖,这下她要跟着一起担心了。
“你打电话问问何叔叔。”
“估计没戏,那奇葩爷俩,关系又不好,何倪连你都没说,肯定也不可能告诉别人。”于深海微微皱眉:“你们最近吵架了杨宗胜?”
乔安暖沉默着没有吭声。
-
送走了于深海,乔安暖一个人默然回了房间。靠在门上,整个人都有些无力。
想起昨天下午,本来准备跟何倪一起吃晚饭,看到路边一家婚纱店,有男人陪着姑娘试婚纱。温馨明亮的装饰灯照耀下一个难忘的人,即将成为小两口的两个人,脸上笑容那么开怀,乔安暖看了打心底觉得羡慕。
她问何倪什么时候娶他,何倪没有说话。
以往的时候,乔安暖纵使心里失落,也不会过多的表现出来,一两句玩笑话也就过去了。可昨天下午,她却很想问个清楚。
站在街口,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群,让乔安暖觉得自己是一个怪胎,还是很没有自尊心的那一种。
她看着何倪,少有的声音清冷:“何倪,老实讲,你是不是压根就没想过要娶我?”
这句话问出口之后,乔安暖心里是有些后悔的。像这种傻问题,一般男人都很不愿意回答。毕竟如果真心想要娶她,压根就不用她开口问,男人自会准备好戒指满怀期待的对她承诺。如果不想娶她,此刻面对这样的问题,尴尬又气恼,会让男人觉得自己被逼上悬崖,恨不得同归于尽。
何倪沉默良久,喉结动了动,像是要开口。他伸出胳膊拉起乔安暖的手:“走吧,吃饭去。”
乔安暖多么喜欢被这个男人牵着手,每次两个人拌嘴吵架,心里就算再难过,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只要他牵起她的手,那些愤怒啊,伤心啊,一时间都作鸟兽散。
这种感觉项堃,仿佛就算明天是世界末日,今天也是有归属的。她这个曾经被狠狠抛弃过的人,也是有人要的突变怪婴。
然而昨天下午,她却没有那种归属感。只觉得何倪在利用她的这个软肋,想要逃避问题夫人七嫁。
乔安暖甩开何倪的手,仍旧静静的站在原地,眼神如鹰隼一般,恨不能直接看进面前这个男人的心里。
何倪显然没想到乔安暖会甩开他的手,见乔安暖不依不饶,他微微蹙眉。
“是不是?”
乔安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哪里来的勇气,她那时就不怕何倪会生气吗?从小到大,她最怕惹恼他了。
小时候学人家小太妹抽烟打架,街头小霸王,老师来了都拿她没办法。只要何倪一出现,那尖牙利爪的小野猫,一下子乖顺服帖起来。
高中之后又迷上泡吧,差点被别人带着吸粉,那时候她爸爸心都操碎了,好说歹说没有用,何倪一句:‘乔安暖,你可以试试。’她就乖乖把一头黄毛染黑,去了纹身离开夜店好好做人。
这么多年,何倪就像是她的克星,让她觉得幸福的那种克星。
后来她听说,有些孩子不听话,耍淘气,是为了得到大人的关注跟疼爱,她以前那么闹腾,也是为了得到何倪更多的关注跟疼爱么?
“是不是?”乔安暖第三次开口。
婚纱店里的男男女女,刺目的很。
“有病。”何倪嘴里挤出两个字,转身离开。
乔安暖当时站在原地看着,就感觉那个男生,或者是男人,越走越远。好像真的就会那样一直走,再也不会回来了。
如果是以前,乔安暖会跑上去拉着他的手,嘻嘻哈哈的岔开话题,两个人继续该吃吃该喝喝,可昨天下午,她真的觉得没有力气挪动脚步。婚纱店里的情景,仿佛吸干了她所有的气力。
要是早知道何倪真的就那样走了,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留下,乔安暖肯定会叫住他的吧。也或许不会,她总想要知道,何倪到底会不会娶她啊。
火车站,乔安暖一排一排经过候车室的座位,搜寻着人群里的面孔,总感觉下一个也许就能看到那张看了二十年也没腻的面孔。然而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落。
整颗心都揪在一起,离开了候车室,迈步走向了洗手间。
尽管她心里也清楚,何倪要走,早就走了,又怎么会在候车室等这么久。
可她就是不想放弃希望。万一呢?万一何倪还没有彻底下定决心呢?如果找到了他,乔安暖一定会为昨天的事情道歉。她不该那么问,不该让何倪为难的王习三。
站在洗手间门口,来往旅人匆匆而过。有大腹便便的大叔,也有帅气的小伙。目光游走在每一个人身上,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让她的目光停留超过一秒。
没有,哪里都没有。机场,车站,连轮船的渡口都去过了。那个几乎形影不离陪伴了她这么多年的人,就这么消失不见了,像个噩梦一样。
乔安暖站在路边,狠狠的捏了一把手背上的皮肉,钻心的疼痛袭来,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
疼,是真疼。手背上,还有心口。
-
回去的路上打不到车,天上飘落起毛毛细雨。乔安暖衣服有些湿,她双手插在卫衣口袋,穿过人行天桥,走到最近的公交站牌。等着最后一班车的到来。
车上只有三两个乘客,乔安暖坐在最后一排,望着前面的一对小情侣,旁若无人的拥抱打闹,男生悄悄吻了女生的脸,女生羞红的低下头。
乔安暖不自觉的勾唇,想起她和何倪的初吻。
高一那年暑假,学校外面站台等公交回家。车上挤满了人。何倪一方面要守着自己的包,又不放心的在乔安暖身后用胳膊圈着她,将她护在怀里。他们都是那种不太爱麻烦家人的人,宁愿坐公交车,也不愿意劳烦司机来接。
车上,乔安暖低头看着脚底下的包,车子摇的她身子晃动,下意识伸手攥着何倪的校服,抬起头的时候,见何倪瞬间挪开脸,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乔安暖低眸一看,因为天气太热,她在短袖校服里面只穿了一件内衣。何倪居高临下,正好能够看见些什么。
乔安暖虽然有些羞,但因为看到的人是何倪,她反倒觉得发育的早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抬手轻轻拍了拍何倪的胸膛。何倪低头。女孩儿扣着他的肩膀,踮起脚尖,在那个少年的唇上,落下一枚青涩的印记。
尽管只是蜻蜓点水,对于乔安暖来说,却够她悸动一整个暑假,甚至是整个青春了。
车子到站,乔安暖回过神来,路边明亮的灯光映照在她的脸上。前面的两个小情侣手牵手一起下了车,看着他们打打闹闹,乔安暖勾了勾唇想要笑,眼里却落下泪来。
夜色在雨中显得有些迷蒙,车水马龙的路上,都是赶着回家的人。她明明也有家,如今却像极了一个被丢弃的孩子。
鱼缸里两条黑玛丽摇动着柔软的鳍,跟周围的昏暗融为一体。
房门被推开,‘啪嗒’一声,玄关的白炽灯亮了。一把钥匙丢在桌面,缸里的鱼惊的一阵乱游,搅动出轻微的水声。
乔安暖脱掉鞋子,光着脚走进客厅。将背包丢在茶几上,整个人陷进柔软的沙发里,闭上了眼睛。
明明身心疲惫,却又毫无困意。脑海里闪现的都是昨天下午何倪眼里的气恼。已经自责了一天何欣航,她肚子都有些饿了。
厨房里传出叮当声响,乔安暖睁开眼睛,从沙发上坐起身来。
“老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正在厨房里做饭的,是乔安暖的父亲。他端着两个盛满菜的盘子走进餐厅,头也不回的对乔安暖说:“过来添饭。”
乔安暖拉过抱枕抱着,懒懒的不想动。明明肚子已经饿得咕噜叫唤了,可是一想到何倪,便丧失了所有力气。如木偶一般呆坐着,目无焦点斗球小子,也没有理会爸爸的话。
“吃饭。”乔爸将饭菜上桌,米饭添好,摆上碗筷,拉出凳子。
乔安暖尽管没什么心情,却也不想让爸爸知道她在因为何倪的事情伤神。怀里没有松开抱枕,嘟着嘴起身走进了餐厅。
乔爸已经拿着筷子端着碗,自顾自的夹菜吃了起来。眼角余光瞄了一眼乔安暖踩在地板上的脚,无奈的放下筷子和碗。起身离开了餐厅。
乔安暖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菜,都是她平时最喜欢的。米饭也是她最爱的长粒香,中间还有一份西红柿紫菜蛋汤。肚子很没出息的又咕噜起来。
乔安暖在椅子上坐下,光着的脚,踮起脚跟靠在椅子腿上。
乔爸从玄关那里拿着拖鞋过来,丢在乔安暖脚边。什么话也没说,默不作声的走到对面坐下,端着碗拿起筷子继续吃。
乔安暖低头将鞋穿上,也摸起桌上的筷子。夹了一口米饭放进嘴里,平日里最喜欢的长粒香,现在却尝不到一点香气。吃了一口菜也味同嚼蜡。本来想给爸爸一点面子的,可她真的一口都咽不下。
“先喝点汤。”乔爸掀起眼皮看着乔安暖。
“噢。”乔安暖拿着勺子,手微微有些发抖。一整天滴水未进,身体已经有些吃不消了。怕被爸爸看出什么,乔安暖尽力克制,憎恨的瞪了一眼不争气的手。那只手却像故意跟她作对一样,明明汤都已经舀起来了,却在离自己碗不远处的地方,抖撒了一桌。
乔爸再一次放下了筷子。
“我不是故意的。”乔安暖咧嘴一笑,将勺子放回了汤碗里。
乖乖的坐着,看着爸爸拿着抹布将桌子上的汤汁擦的干干净净,等他再坐回桌前,却没有继续端起碗。只是平静的望着坐在对面有些手足无措的乔安暖。
“干嘛啊你哥几个走着,大晚上这么盯着人看,很瘆人的好吧。”乔安暖嘴角抽了抽,故作轻松。
“深海都跟我说了。”乔爸开了口。
乔安暖脸上佯装的笑意顿时消散,不悦的低声嘀咕:“嘴巴真碎鹤地水库。”
“你怎么打算的?”乔爸也不理会,只是问。
乔安暖沉默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今天已经找了一天,虽然找之前就知道希望渺茫,可当自己真的一无所获的时候,心情还是很低落。
“我打电话给你何叔叔了,他也没消息。不过他怀疑何倪是去找他妈妈了。到现在还没动静,要么是没去他妈妈那里,要么就是坐的火车,四十多个小时之后才到。”乔爸语气平和,没带什么情绪。
乔安暖心头一阵泛酸。她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没想到爸爸竟然什么都知道。今天难过了一天,连哭的心情都没有。到头来还是爸爸给出了最实际的帮助。
见乔安暖不说话,乔爸也没多说。端起自己的碗筷,给乔安暖夹了一块她最爱的红烧鸡翅:“吃饱饭才有力气找他。”
乔安暖低下头,瘪着嘴不敢开口,生怕一出声就让爸爸听出她的哭腔。乖乖的拿起筷子,低着头往嘴里扒了一口饭。米饭混合着红烧鸡翅的汤汁,入口终于触动了味觉。看着桌上的菜,连西红柿蛋汤都放了她心爱的紫菜,乔安暖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一整天憋屈的难过,在这一刻像是开了闸的洪水,倾泻涌出。又害怕被爸爸发现,也不敢出声,米饭就着咸涩的泪水席娟小说全集,哽咽着往嘴里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