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救援队书籍世界的假疫苗更值得关注-先生请上坐

作者:admin 2018-12-31 12:24:16 标签:
书籍世界的假疫苗更值得关注-先生请上坐

书籍世界的假疫苗更值得关注
终于、果然、很快,性侵事件掩盖了假疫苗潮流,让国人忘记了疫苗之殇。但是,最可怕的假疫苗并没有结束,于中国而言,最可怕的假疫苗是书籍。
昨晚,读了民国高僧太虚大师的《药师经讲记》贾盛强姐姐,感慨颇多。
读民国书籍,让人痛苦。痛苦我们美好的时光白白浪费,在我们最佳的读书年龄,我们没有读经典、没有读大师之作、没有接触真知灼见、没有亲近善知识。
我们痛苦黄金岁月作粪土用。在那色彩斑斓、灵秀淳朴的青少年时代,我们背诵僵尸概念、我们背诵模板化的历史结论,我们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于标准答案。我们的大好春光中国国际救援队,全部葬送在愚痴的幽冥中。
读民国书籍,让人快乐。我们可以与古圣先贤进行心灵的交融弃妃采夫。民国及以前的书,不管其观点是否正确,但书的内容都是作者心地的自然流露。由心而发,是写作的前提。比如说,韩愈、欧阳修、张载、二程、朱熹的书,其主张完全颠倒真相,我完全反对;但我还是爱读欧阳修的书。何以故?由心而发也。
民国之后的书,写书者恐怕连自己到底想说什么都搞不清楚吧。我们可以列举当前的一些现象。在此,我想注解一下本文的一些词语。
我是一个不懂数理化的人乐山海棠社区,无权对自然科学发言,我所说的书,特指人文社会方面的。为便于行文简介,本文所说的民国书籍包括民国及民国以前。
我们大学的教材帆蜥鱼,一般有主编、副主编、再加上一大把编者,甚至还有总主编、学术顾问等等形形色色的东西。这样的教材,基本不用看了。这哪是做学问,分明就是北方的大锅菜。金柳妍
教材,在古人看来,是开学人“天眼”的良心之作,岂能论资排辈、不负责任的大杂烩!
我本人大学是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自学法学,大学时候法学方面的书,我只读台湾王泽鉴老师的民法著作、台湾林山田先生的刑法著作,这两位老师的著作全部是独著,都是负责任的良心之作。毕业后,再看看法律条文、看看历年司法考试真题,也就通过了司法考试。
王泽鉴、林山田两位先生分析法律问题的智慧与思维,为我所用,成为毕生之良谋上智。
中国所谓学术导师、学术泰斗,他们自己一般不写文章,他们主要是帮那些籍籍无名之徒写序言。这些靠“不写书只写序言的所谓大家”来写序言的书,也可以不看。大家想想,作者连基本的自信都没有小房东香朵儿,还期待他有什么样的见地呢?
当然祭妹文翻译,需要说明的是,民国的书,也有很多他人代写序言的,比如印光大师就经常给过去的高僧大德的论著写序言武十郎。但是,这些序言是基于作序者由衷的钦佩、力推之心相岛奈央,绝对不是想让书本畅销,或者想树立某种狐假虎威的权威。须知,学术权威是靠真知灼见树立的,绝对不是靠作序者的身份地位树立的!这一点与现在是有根本区别的。
还有一类书,比如历史类书籍,只讲历史意义知秋相学,不讲具体史事的。比如,一讲李自成、张献忠、洪秀全之徒,就说推动了历史进步;一讲孙中山,就讲资产阶级如何如何等等等等,这样的书,扔到厕所里都会让蛆虫恶心、都能熏死蛆虫。
讲历史的书,史料部分要占80%以上,最多只能留20%或者更少的评论。而我们的历史书籍呢?一言堂。你连事件都不给大家说清楚,你的评论有意义吗章早儿?大家看看史记、旧唐书这些经典之作,作者原则上只讲事件,不作评论。
开卷有风险,书是不能随便看的。
我是一名学习佛法的学人。在佛教同修中,我们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呢?幸得人身,不逢正法,难遇明师!
那我们如何辨别正法与邪说、如何辨别善知识与邪师恶友呢?我昨晚读了《药师经讲记》后,在微信朋友圈感慨:
书如疫苗
亦如奶粉
不可乱读
假疫苗假奶粉可断人身家性命
歪理邪说则可断人法身慧命
开卷有风险
邪说
如盲人带路
同归暗趣
释迦佛说
末法时代
邪师说法如恒河沙
所以
最稳当的做法是
读民国以前的书
太虚大师的书
是舟航
是良药
是可谓
开卷有益
有人会问,那现代书籍的善恶怎么分辨呢?总不能老是跟着古人走吧?
这句话对出世间法而言,是个伪命题。释迦牟尼佛这一次在我们这个世间示现成佛已经有两千多年了梦幻抗日,我们学习佛法就是学习释迦佛的言传身教寄秋作品集,解行并举,从这个意义来讲,所有学习佛法的人,全部是在跟着古人走。
当然,对于世间法来讲,确实不能总是跟着古人走,要与时俱进(注:与时俱进是古人说的,不是现代人首创,要搞清楚)。这个时候如何辨别真伪优劣呢?我倒有一经验法则。
凡是将举国的精力都放在飞机大炮核武器等与老百姓的直接幸福没有任何关系反而会增加社会恐怖上、连婴幼儿用品都不管、都不关注的国家,其出产的人文社会科学书籍基本不用看。
凡是将民用产品做细做好做强、做到老百姓放心的国家,其出产的人文社会科学书籍,基本是作者的良心之作。当然,再次强调,书的内容对错不论,最起码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作者只是用自己的心在写他想写的东西,即良心之作。
洪武六百五十一年六月二十四日
梅邑樵夫
于岭南
读中华民国太虚大师《药师经讲记》有感
上一篇:姬恋无双小说
下一篇:姚文雪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