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化书店偶遇学姐,发现她喜欢看这类书...-书海花园

作者:admin 2014-11-30 08:24:40 标签:
书店偶遇学姐,发现她喜欢看这类书...-书海花园殷寻


01 少年受辱
商城火车站,车来车往,人流不息,摩肩擦踵。
在临近车站的一条偏僻巷子中,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模样的中年大汉正在殴打一个青年墨子攻略。
三人的身边,还有一男一女两名青年在旁边冷眼旁观渣夫的百惠媳,男的倨傲,女的冷漠,互拥围观。
“宁涛,我警告你,吴安月现在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这次是给你个教训,你要再敢骚扰她,下次我打断你的腿!”
两名如狼似虎的保镖打了几分钟,等到地上那名青年彻底失去反抗能力后,边上站着的那名身穿衬衫的长头发青年才假声咳嗽了一声,屏退了两名保镖,满脸不屑的朝地面的青年勾了勾手指,略显得意的道。
衬衫男子岁数不大,约莫二十岁左右,但打扮的流里流气,一身范哲夕名牌,脖子上挂着一个大金链子,颇为不伦不类。
倒在地面上的宁涛很是狼狈,被两个保镖这般不知轻重的狂揍了一顿李瑞河,浑身上下酸疼不已,身上更是脏兮兮的,有几处划伤,嘴角边还有大片的血渍,嘴唇磕破了。
“安月,是邵文林逼你的吗?你告诉我?”
尽管如此,宁涛对身上的伤势却视若无睹,一双目光紧紧的看着长头发青年旁边的女孩,情绪激动。
女孩看模样也仅有二十岁出头,稍显稚嫩的脸上抹着浓烟的粉彩,上身着收腰短衫蓝龙莲,下身则是一个迷你超短裙,此时正偎依在长头发男子手臂上。
“嘿嘿,宁涛,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安月,你自己和他说吧,也好让这癞蛤蟆醒醒脑。”
长头发小青年手臂一伸,就搭在了女子肩膀上,顺势扭头在女孩脸上亲一口,嚣张至极。
被长发男子搂着的少女脸色微微一红,不过随后与男子含情脉脉的对视一眼,才深深吸了口气,转过头来看着宁涛面露厌恶的道。
“宁涛,我们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喜欢的人是邵文林,以后请你自重!”
“为什么?”
宁涛闻言瞳孔一散,话语喃喃雷鬼舞,整个人一下子颓废许多。
“好,我今天就告诉你为什么,我们就要大学毕业了,就凭你什么都没有,怎么能给我幸福!邵文林可以给我买项链,给我买手机,他爸爸更是给我找好了工作,你能给我什么,什么都不能给我我还跟你费什么劲!”
吴安月越说越激动,看向宁涛的脸色也尽是鄙夷。
“安月,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是的,我以前确实不是这样的,但我现在发现我以前太傻了,宁涛,现实点吧,我承认你对我好,只是我们不合适,文林也已经见过我父母了,他们已经同意我们在一起世茂西西湖!”
吴安月越说越激动,看向宁涛的眼神中鄙夷更重!
“好吧,我知道了。”
眼前这女人明明很熟悉,宁涛却在这一瞬间感觉到很陌生,此刻犹如丢了魂一样,目光中尽是失望。
“宁涛,现在你死心了吧,就凭你这乡巴佬还想占有安月,哼,我随便拿点钱也能砸死你,下次再让我看见你,我扒了你的皮!”
邵文林眼角翘起,整个人好像一个得胜将军,此刻略显狰狞。
说完又看了眼吴安月,故意挑衅般的大声道:“安悦,昨天在床上你伺候的不错,等到了东海,咱们去将你早就看中那个LV包买给你!”
宁涛闻言一震,付嵩洋猛然一抬头,看到吴安月略显含羞的神色,心中算是彻底明白了,以前的吴安悦已经没有了。
他与吴安月认识四年严化,谈了两年的恋爱,两人从高中到大学,他只是才牵过对方的手。
这倒不是他古板,他也知道大学生出去开房很正常,只不过他一直认为吴安月很保守,想要等到结婚的时候,哪里想到对方……。
三人都是宁海中夏大学大四的学生,其实宁涛早在半年前就发现了异样翻滚吧牛宝宝,只不过他压根不敢往哪里想。
邵文林是什么人?在中夏大学有名的花花公公,玩过的女人能排成一个加强排,他根本就不相信吴安月能看上他。
只不过从大二暑假开始,吴安月就不在见他了,也不好好接他的电话,短信也不回,到她家里更是吃闭门羹。
再有几日便是开学的时间,宁涛为两人买了火车票,原本想要一起做火车回学校,也正好将此事说开。
在他苦苦哀求下,对方终于答应在火车站见一面,哪里知道会有这个局面。
“看来爱情还是挡不住金钱的诱惑。”尽管宁涛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是感觉到一阵心痛。
“吴安月,你会后悔的!”
宁涛看了吴安月半天,神色动了动,脸上的表情才逐渐转冷,面色平静的道。
这一刻,其实在他心里,已经为两人的以前彻底画上了句号。
对方与他分手,他虽然心痛,也算是看的开!
只是那邵文林根本就不是真心的,现在也只是逢场作戏,两人在一起的结局不会太好。
吴安月与这样的人混在一起,彻底让他失望了。
“我就是后悔没有早与你分手龙纹宝鼎,宁涛,我劝你以后还是认清事实吧,就算你毕业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没有工作,我想你以后跟他们没什么两样。”
吴安月皱了皱琼鼻,就指了指外面的地摊,嘲讽的说道。
跟着邵文林两个月,她算是尝到了什么叫做锦食衣帛,虽然付出了一些代价,但感受到周围羡慕的目光,她感觉一切都值了。
现在她只想尽快与宁涛划清界限,免得让人误会。
“哈哈,安月说的不错,宁涛,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如果你毕业真找不到工作,要摆摊没钱的话,我可以借给你几千块钱!”
邵文林放肆的笑,满是赞赏的摸了摸吴安悦的头发。
“文林,事情都说清楚了,我们走吧,再晚恐怕到了东海就要天黑了。”吴安悦缕一下秀发,娇声说道。
“没事,宝马很快的,还有专门的司机,等下你上车只管好好睡,养足精神,晚上才有力气干活!”
邵文林从兜中将宝马车钥匙掏出来,故意说道。
“讨厌了你,走吧!”
吴安月脸色绯红,伸出粉拳,象征性的打了邵文林几下。
02 烛龙之眼
“好了,走了!”
邵文林一把捉住对方的粉拳,哈哈一笑,朝着宁涛晃了下车钥匙不屑道:“宁涛,知道这是什么吗?你一辈子也买不起的东西!”
丢下一句话,一男一女就在不停留,转身朝着路边的一辆宝马车而去。
按着宁涛的两名高大保镖也随之离去。多看宁涛一眼都没。
“狗男女!”
等到宝马车扬长而去,宁涛才淬了口唾液,身形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
“这样也好,算是我宁涛看错了人!”
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宁涛仰面,喃喃自语。
只是在他的眼角,有一滴眼泪突兀而下,颇为刺眼。
他本身就属于比较豁达,坚毅的大男孩,自从十二岁时,父母出车祸双双离世后,他就再也没有哭过。
这件事在之前他已经有了预感了,已经到了这份上了,看开看不开都要释然了。
“妈的,让往事随风走,我仍旧是我!”
宁涛抓起一旁的旅行包,拍了下身上的土,大吼了一句,就走出了巷子。
“小伙子,我看你印堂发黑,想来最近一定是遇到了不顺畅的事情了,买一个转运石吧,保个平安。”
刚走出巷子没多久,一名摆地摊的秃顶中年人就向着他招揽生意喊道。
对于秃顶中年人的话,宁涛嗤之以鼻。
就他这一身,任谁都能看出是遇到了什么事,不过一想到吴安月的话,还是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眼。
看到中年人面前所说的东西,宁涛随机面色古怪的嘀咕了一句“平安石?”
平安石最近在华夏很流行,其实就是些一般的玉石,上面被一些所谓的大师刻上点咒语什么的,据说能逢凶化吉。
“来看看吧小伙子,都是新进的货,相中了给你便宜点,大叔就剩下这点货了!”
看到宁涛有些心动,秃顶中年人眼睛一亮,就立刻来了兴趣。
“大叔,你这东西是玉石吗?我怎么感觉你在山上捡来的。”
秃顶中年人的摊位上石头很多,有不少看着像玉石的,还挂着穗子,宁涛则顺手拿起了边上压布的一块石头,打量起来,一脸的鄙夷。
他手中的这一块石头有些特别,大约有鸡蛋大小,通体很是光华,入手凉丝丝的,很重,一面白一黑,黑白分明。颇为奇特。
“大叔都一把年纪了,又怎么能骗你,我告诉你啊,你手中拿的这一块,虽然不是玉石,但那更珍贵,那是烛龙之眼,我家的传家宝,我看你与他有缘,小兄弟要是喜欢,一百块拿走!”
秃头中年人看到宁涛对这个石很有兴趣,就信口开河地胡诌道。
其实他为了让小摊上的东西更丰富,平时在山上捡一些怪异的石头,搭配着卖,有时候很容易忽悠到外乡人错伏,看到宁涛有兴趣,他更为卖力的推销开来。
“什么烛龙之眼,大叔,我是本地人,你少唬我,这本来就是个破石头,两块钱,不卖拉倒!”宁涛撇了撇嘴巴,眼睛眨也不眨的不屑道。
听到宁涛有买的意思,秃头中年人闻言心头一喜,这石头本就是他在山上捡来的,卖一个赚一个。
不过面上却装作肉痛的神色,苦着脸道:“哎呀,小伙子,你这砍价也太夸张了吧,看你是老乡,五块钱得了,最起码也让大叔中午吃顿面条!”
“好吧,全当支援你生意了!”
宁涛虽然没多少钱,但也不想在这几块钱上磨叨,大热的天,谁都不容易。
爽快的付了钱,宁涛就拿了那块石头离开了。
只是宁涛没有注意的是,由于他手上有血,不可避免的沾染在了石头上,随后那奇怪的石头上有微弱的暗光一闪。
由于宁涛买的是卧铺票,没有在车等太久,就从快速通道上登上了火车宽带上网助手。
这种高级卧铺,一个房间只有两张,对立面的孙燕美,是最好的。
原本他打算与吴安月一人一张,在进来的时候,他就将对方的那张给退了。
人都没了,那票几百块呢,对于不富裕的他来说,数额不小。
原本他还想将他的也退了,换成硬座。
只是一想到刚刚吴安月的话,他心一痛,就一个人上来了。
这两年,他将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对方,所有做兼职赚的钱都给了对方,却落了这个下场。也是时候对自己好一点了。
房间不小张洪恩,很宽敞,一个房间中就只有他一人。将旅行包放下后,他只感觉到头颅突然沉了起来,便在床上躺下了。
这一躺下,宁涛意识突然模糊起来,不自觉的就陷入了深度的睡眠之中,就连火车的启动,都不知道。
宁涛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一个人面蛇身的怪物,赤红色,身长千里。
怪物闭着眼睛,他走近一看,那庞大的怪物突然睁开了眼睛。
两者对视的霎时间,宁涛只感觉从对方眼中射入两道金光,没入了他的眼中,之后他脑袋一阵刺痛,闷哼一声,就醒转过来。
睁开眼后,宁涛就感到眼睛很是酸痛模糊,下意识的揉了两下,心中嘀咕:“也没有打到眼睛啊。”
虽然被两名保镖揍了一顿,但他肯定对方没有打到眼睛,怎么疼了起来。
但那时,如果这时候有人现在能看到宁涛的眼睛,一定会惊呼出声!
在他的眼睛之中,竟然有两条丝线在游动完美猫,使他的眼睛很妖冶。
宁涛揉了几下,那种不适的感觉就消失了,随后他眼睛还明亮了一些。
便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首当其冲的一阵香风袭来,接着一个靓丽的美女就推门走了进来。
宁涛下意识的一抬头,看到来人,呼吸断顿时一滞。眼神都直了。
女子年龄约莫二十六七岁,身着得体浅色的波西米亚手工碎花长裙,身材前凸后凹,被长裙一裹,将一身玲珑的曲线衬托的堪称火爆。
衣服之上,露出的雪白玉颈与精致的锁骨让人有一股原始的欲望。精致的面孔上简直就是完美。
“啊.....”
不过打量女人穿着时,宁涛一惊,神色大变,吓得赶紧闭上了双眼。
在他面前,刚刚的一瞬间,他竟然发现这美女身上的衣服消失了,他看到了女子火热的胴体。
03 你的胸坠很好看
“幻觉,一定是幻觉!!”
"衣服怎么可能一瞬间就没了呢?"宁涛狠狠的摇摇头,想将脑海中那美妙的胴体摇走。
刚刚他竟然看到了眼前这美女的裸体,他竟然看的一清二楚。
“难道自己当真被邵文林给打成了脑震荡,出现了幻觉。”宁涛心中暗道。
再次睁开眼睛时,刚刚进来的美女已经在他对面坐下,正在背对他从提来的箱子中拿出崭新的床单等用品换上,显然,女子有一定的洁癖。
“没错啊,对方明明穿着衣服呢,虽然长裙很薄,但绝对不透明。”
宁涛眨了眨眼睛,紧紧的盯着对方的腰肢看了半天,没看到什么异常,就想将视线强行从对方身上移开。
不过就在此时,那神奇的一幕再次出现了,也彻底让他震惊了。
刚才所谓的“幻觉”又出现了。
这次他没有闭上眼睛,反而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幻觉”超能强卫。
在他眼前的美女,落在他眼中,却是一丝不挂,挺翘浑圆的白皙翘臀就在他眼前晃悠。
堪堪一握的蛮腰,白玉光洁的皮肤,玲珑起伏的桃弧形曲线,完美的身材,就这般毫无掩饰的呈现他面前,差点没让宁涛流出鼻血。
“啊!”
确认不是幻觉之后,宁涛忍不住惊呼出声,脸色通红一片,呼吸就不争气的急促了起来。
他毕竟只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学生,虽然没有做过那事,但在宿舍里,可是没少耳熟目染。
他也是苍老师忠实的粉丝。
眼前一个娇滴滴的成熟胴体在他眼前晃悠,荷尔蒙高涨,顿时让他血脉贲张起来。
不过他这精神力一分散,眼前火热的胴体就消失了,眼前这美女那浅色的波西米亚长裙又出现了。
美女听到声音梦醒覆雨,就转过身来,看到宁涛脸色通红,微微一愣,就略带关心道:“你没事吧!”
女子声音清丽带着丝清脆,让宁涛心中一荡。
听到对方关心的话语,他赶忙摆了摆手,略带仓促的连连道:“我没事,我没事!”
“哦,你好,我叫夏梦菲!”
美女言谈举止颇为大方,伸手摘掉鼻梁上的黑色墨镜三八大案,饱满的红唇勾出一丝笑容,伸手了芊芊玉手。
“你好,我叫宁涛!”
宁涛赶忙也伸出一只手,与对方握了握,只感觉入手的仿佛是一片云彩,滑腻,柔软。
“嗯,认识你很高兴,我先收拾一下床铺!”
夏梦菲与宁涛盈盈一握,便放开了,歉意一笑,就又回身收拾起了床铺。
等到美女转过头去,宁涛脸上的震惊才缓缓消失,他已经确信刚刚绝不是幻觉。
“天啊,我竟然拥有了透视的能力幸福伤风素!”
虽然面上平静了下来,他心中震惊却是无可复加!
不过随后这一幕顿时让他想起了梦中的那个怪物,似乎那个怪物与书中描写的烛龙很像。
这个念头一起,宁涛心中凛然,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摸下口袋里那块石头。
这一摸,顿时让他心中一咯噔,口袋中那块石头竟然不翼而飞了。
“难道那块石头真是烛龙之眼。”
宁涛一想到这个,呼吸再次急促了起来。
他梦中的那怪物与传说中的烛龙相差无几,而梦中那怪物射入了他眼中两团精光,看来梦竟然是真的。
“难道五块钱真的买了个烛龙之眼?”宁涛心中不禁升起这个荒诞的想法。
传说烛龙是人面蛇身的形象,赤红色,身长千里,睁开眼就为白昼,闭上眼则为夜晚,吸气为冬天,呼气为夏天,又能呼风唤雨,不喝水不进食,不睡觉也不休息。
其一身神通都聚集在眼上,传言那双眼具有看破虚妄,逢凶化吉,能看过去与未来。
但是,那不是神话传说中的事情吗?宁涛心中很是凌乱,难以相信,只是眼前这一切又无法解释。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宁涛又将目光放在了对面那美女身上,再行实验一下。
“嗯?怎么没用了?”
对方的夏梦菲在他的视线中,这次仍然是穿着衣服,并未出现裸体的情况。
“难道是精神没有集中?”
宁涛仔细的分析着前两次的情况,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果然,随着他精神的集中,对面那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子衣服就消失了,露出了黑色的蕾丝内裤。
接着那蕾丝内裤就消失了,他看到了.....这些还没完,由于他有了准备,并未像上次发出惊呼,而是继续看去。
几乎是几秒的时间,随着他精神力更为集中,他的目光竟然再度深入。
对方的肌肤再次消失,肌肉、血管,骨骼,甚至五脏六腑,连对方腰部有一些淤积他都看的一清二楚。
“天中国十大匪城啊,我真的可以透视了!”
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宁涛赶紧收敛了目光,心脏吓得扑通扑通跳。
精神力一分散,他眼前的状态就消失了,又重新恢复了正常。
幸亏夏梦菲背对着他,否则肯定能看到对方的无礼目光。
收拾好床铺之后,夏梦菲回身看到宁涛有些呆滞的看着她,也没有恼怒,多年来她已经习惯了男人的这种目光。
当下对着宁涛礼貌的莞尔一笑,就伸手举起自己的小皮箱,打断将其放在床铺上面的行李架。
不知是行李架太高,还是那小皮箱太沉,这一放,那美女腰身扭了一下,口中惊呼一声梓摄影,就向后跌去。
宁涛一直在拿这美女做实验,余光一直打量着呢,眼见这情况他眼疾手快,大手一伸,就抱着了夏梦菲的腰身。
“你没事吧!”
宁涛只感觉到手上一软,那成熟的美女就落在了他的怀抱之中。
约莫是疼痛,夏梦菲一手紧捂着腰身,另外一手拥着宁涛,蹙着眉头,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精致漂亮的双眉不自觉的聚拢在一起,很是痛苦的样子。
宁涛抱着这大美女,下意识的目光就往下移动了一些,这一看,差点没将他鼻血给喷出来。
近距离之下,首先是美女的长裙消失了,露出了里面黑色的性感文胸。
接着那文胸就自动消失了,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两团白花花的白肉。未完待续... ...
关注公众号,看更多好看小说

长按图片识别关注